浙江杭州60亩退化林地开出“富贵花”

浙江省杭州临安市太阳镇寨村家家户户都有几亩竹林,近年来雷竹效益逐渐下降,有些农户抛开家中一亩三分地,轻装上阵出门打工另谋生计。村里的一对父子却忙着在60亩竹林地里翻种药材。

  父亲张宗祥收购中药材已有30年,儿子张福梁刚过而立之年。一个有渠道有经验,一个有时间有精力,两人一合计,打算在退化的竹林里种一味珍贵的药材——七叶一枝花。2011年,张福梁从村民手里租来部分闲置竹林地,准备翻耕复垦后大干一场。

  这几年,尝试在竹林地里种地瓜、马铃薯等作物的村民都以失败告终,这娇贵的药材能长活吗?村民替这父子俩捏了一把汗,“宗祥,你真是胆子大啊,竹林地里种药材可得留点心眼。”张福梁与父亲却坚定地做着这个致富梦。

  七叶一枝花,学名重楼,在中药材界站稳了名贵药材的地位。“这味药在市场上供不应求,前不久我在中国药材网上看到,每年重楼市场需求1500吨,但实际年产量仅有300吨。”张宗祥在中药材市场摸爬滚打数十年,对七叶一枝花观望了很久。儿子张福梁年幼接触药材,略懂行情,与父亲一拍即合,辞去工作回家创业种药材。

  规划一落定,聪明人不打无准备之仗。张福良在一个微信群里与行内专家取得了联系,竹林里土壤取样后,上重庆找专家做了份“体检报告”。“PH值4.7,偏酸性,这样的土质非常适合重楼的生长。”张福梁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传给了在家等候多时的父亲。

  七叶一枝花就这样住进了寨村的雷竹林,父子俩先给自家的一亩地进行了翻耕杀菌,但这一亩“试验区”却差点让父子俩打起退堂鼓。

  由于药材种植经验不足,种养第一年,信心满满的父子俩就栽了个大跟头。“除春草的时候,我们使用了除草剂,3000株七叶一枝花全军覆没,损失好几万。”张福梁请教了浙江农林大学的教授后才恍然大悟,“我们用的除草剂对地里的药材有溃烂的副作用,现在地里都人工除草。”

  一年磨砺后,张福梁学乖了,基地一有新动作,无论除草、施肥,他都先向联系的专家打报告。为了养住药材的药性,基地坚持绿色种植,杀虫灯、物理驱鼠器在基地随处可见。通过精心管理首批种植的药材长势不错。

  张福梁常说,种七叶一枝花,就像养刚出生的孩子。“需要精心呵护,一般五年才有回报。”种植重楼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,要保留药材的野性,就要给它足够的时间生长积累,也正因为它生长周期长所以弥足珍贵。

  2013年大面积种下的七叶一枝花还要再等两年,才可以起底亮相。但由于七叶一枝花全身是宝,茎叶也具有药用价值,已经让张福梁先尝到了甜头,“今年1000斤茎叶已经全部销完,现在还有人问我要货。”

  张福梁也常开玩笑说,七叶一枝花跟养女儿一样需要富养,“算上买苗、人工、设施建设等前期投入成本每亩3万余元。”但效益也很高。七叶一枝花的干货市场价格一般在每公斤1000元左右。就目前的市场需求,父子俩丝毫不愁药材的销路,这也是他们当初毅然走上种植路的原因之一。

  采访中,张宗祥告诉记者,他打算彻底放下收购中药材生意,跟儿子全身心投入中药材种植。最近,他们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:山核桃林地套种药材。这在太阳镇的山核桃产区已经不是第一家,但这一次父子俩引进种植的却不是七叶一枝花这样娇贵的药材,“我们打算种植香茶菜,这味中药市场价每斤只要十余元,周期短,易种植,套种最合适。”

  这对爱思考有规划的父子给村里人踏出了一条新的致富路,现在的寨村人都在计划种植药材。村书记张永良告诉记者,“田地亩产效益提升的同时,种植基地春夏秋三季的除草让村里的老人也有活干了。”

-